文案详情
导航

纪录片《老兵故事》57 解说词脚本

人物纪录片 470 124

1931年出生的周全贵,是1949年建国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的,19556月复员回到虎林县伟光公社伟光大队。在部队是炮兵,曾立过三等功一次。如今,老两口在虎林电厂家属区租赁了一栋平房居住。

【同期声】老兵周全贵:“我当兵就进了广州,保护北京(应该是广州)城,(北京)城是咱们中国的大地方。(你在伟光乡和气村当的兵啊?)唉。(你当兵戴没戴红花,当时是怎么个情况你说一说。)我那时候岁数不大,20岁。(妻子:十八、九岁当的兵。)(他当兵的时候你知道吗?)(妻子:俺俩东西院,差8岁,他十七、八岁,我那阵就十来岁。)(他回来之后是怎么跟你结婚的你说一说呗)(妻子:东西院,俺这有个副村长李兴宽,你不认识?李兴宽他妈硬介绍,硬介绍,我没看中他,他长的我没看中,一天到黑磨,一天到黑磨,俺老妈说老周家硬磨应磨,你要他彩礼得了,要了300块钱彩礼,四套衣服,就这么就给人家了。这四套衣服完了就给那头老王家了,太平的王传生,给人家了,我小,他比我大8岁。)(那时候当兵回来之后不像现在吗,当兵回来受重视?村里也很重视他吧)(妻子:不重视......从去年成立军人事务局给送的东西......)(那他有没有一些个纪念章啥的,没有?)(妻子:有都扔吧啦,什么也不存在,根本不拿当个事,这孩子都玩了。找一找,你看我这药吃的,那是我打针吃的药,受不了,今天好点了,我现在这两个钱都不够我吃药的,打针的。)


图片


【主持人】跟大部分这个年龄段的老兵一样,周全贵老人患有各种疾病,记忆力明显减退,哪怕是利用只言片语也很难连接起他的当兵经历。但就是一两句话的信息量也是很大的。

【同期声】老兵周全贵:“(你当的兵是什么兵)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步兵啊还是炮兵?)炮兵。(你是炮兵你都参加过什么战斗?)我们战斗啊,我们就是保护广州市,(解放战争你参加过什么战役?)战役呀,俺们兵就是解放广州吧,我们炮兵就是保护广州市,俺们就是干这个的。(那你主要任务是什么?)对付飞机,打飞机。(打没打着过飞机?)打过,广东汕头市打两架飞机。我是炮手。(你讲一讲你打过的飞机,你讲一个,回忆一下,你说一说。)打的飞机在汕头市打的,广州不是有个汕头市,在汕头市打的。飞机就在天空飞,轰炸,轰炸汕头市,咱大炮专门瞄准飞机打,飞机打掉了,驾驶员打落大海里了,后来捞上来了。(就是打国民党飞机,你印象还有打掉过几架国民党飞机?)打掉3架。(啊就你亲手打的,那你挺厉害。)炮多不是一个炮打的,发现一个敌机都好几门炮打一个飞机。(你遇没遇到危险的事)哎呀,危险的事可多了,有时候飞机把炮弹扔到炮阵地,把炮手都炸死了。(你遇没遇到那样事,炸没炸到你。)我没炸着我。就是打飞机,飞机飞到哪块,打炮就跟到哪。(当炮兵当了几年,一直到49年解放了,解放以后,1950年抗美援朝你去没去?)抗美援朝,我们保护广州市,广州市离不了,那是大城市”。


图片


【主持人】90来岁的老兵,夫妻俩就靠着国家给予的补助金维持生活,家中的几个儿女家也都不富裕,但儿女们尽可能出钱出力,献出自己的一份孝心。因为在儿女们的心目中,当过兵的父亲为国家做出了贡献,也为抚育儿女们含辛茹苦。特别是大女儿周淑清回忆起父亲小时候讲战争故事时,是那样的骄傲和自豪。

【同期声】老兵大女儿周淑清:“我爸我们小的时候给我们讲,在战争年代打仗,临走的时候发那些什么,他都不要,他要报仇要报仇。反是我爸讲的好多好多,我小的时候记不清。我爸那咱说人都铺地,那个人死的都一层一层摞老高老高的啦。小的时候常给我们讲,打炮的时候,有一年打炮演习也不是怎地,反正就讲的一些经过,怎么打仗,在呢么经过,他是炮手怎么发射,怎么干啥,讲的有条有理的,我们小的姊妹5个坐到一块,我爸就说,来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完了讲战争年代的故事,讲给我们听,我们一个个小眼睛听我爸在那讲啊,将来讲去讲的年数多了,好像我爸渐渐的就没有这个心思讲了,他就不讲了,我们就忘了。我那阵都可小可小了,就记得有这码事,这都50多年,我都60了,就10来岁的时候,我们爸就讲故事给我们听。我妈就说,哎呀你爸回来真不容易,那咱我奶哭的眼睛都哭瞎了,伟光那有个大墙头,就是有个搞东西磊的墙,我奶就坐那块天天瞅啊,哎呀我儿怎么还不回来,我儿怎么还不回来。突然看到我爸回来,给我奶乐的都不行了。他走了8年,我爸走了8年一点音信都没有,完了我奶就以为啥,唉这人死了,我妈常讲唉你爸回来那咱,你姥姥同意给他,要不我哪能给他。我妈她家跟他就是东西院,这家挨着那家,要不有时上我姥家上我爷家都是东西院。我记事那咱我爸就在生产队当生产队长,马车队长,完了就在科研室。我爸回来始终也是就是领导职位吧。为国家怎的也没少效力,到现在我爸真是啥也不是了。一天也停闹,经常犯病,犯病。国家是给点钱,吃药打针吧,住院到是不花钱,那你说护理,人吃饭也不少花钱,一年国家给哪两个钱,他就租这个房子钱,我家还都是我小弟跟我小妹这几个出的钱拿的,他根本就没钱租这个房子。在说在农村吧,我家那个还有病,还有孙子,儿子也离婚了,也没有时间照顾我爸,没时间回农村照顾,完了这几个家庭也都挺干啥的,我小弟媳妇供了两个孩子上大学,也没有时间照顾,没办法我们给你租个房子吧,你上街里来住着,完了我在街里租个房子看孩子上学吗,我有时间我经常来照顾一下。国家给两个钱不够他花的,就吃药这一年药物也吃老了,一年国家给那几个钱根本就不够用。然到岁数大了,离了药不行,少一顿药都不行。我妈这是没住院,我弟媳妇天天给点吊瓶,也是点了七、八天了,完了这还有两个,我弟媳妇说,妈别老买药了,买药咱家也买不起,留点你过年再点点,过年你别再犯病了,就是这样算计着过的。他说那人都铺地了,老了那人。我说那爸你没死回来了。他说有时候飞机炸的时候那也相当危险,要是炸到我们炮这块,人就是都飞了都没有了。他说有时候看着炮,他是炮手啊,看着飞机来了,他说发射,完了赶紧发射,就把这飞机打掉它。赶我爸说,要是这炮手眼睛不跟趟,慢了那飞机炸弹下来了,那个炮和连的人整个都覆没了都死了,我爸常给我们讲这些事。那咱就是我爸讲故事给我们听,在早在农村呆着,吃完饭了,点个小煤油灯,有的时候就睡不着觉呀,我爸就说来,坐着,打上圈,我们这姊妹5个坐跟前,能讲一个多小时,讲完了灯一吹就说睡觉了,那还死后都是讲故事给我们听。这是现在回想回想我爸也听干啥的,为国家也做出贡献的,说句良心话,那咱活着回来真的挺不容易的。以后了,他现在就有点老年痴呆,有时候脑瓜清醒,有时脑瓜好像糊涂了,好像说这个就把那个忘了。你讲下一段,就想不起来这一段了。前些年我爸那咱不糊涂,啥都能说,现在你让他说说,只不过脑海里能记住他打炮那个情景,但是你要他说说那细节,他真就想不起来。91啦,这住院多少年了,有病这脑梗20来年了,有病没死说句良心话这也就不错了,国家也有政策,他住院不花钱,就这几年,那几年也是自己拿一半,完了合作医疗给报一半,这二年几乎是全报了。你说国家唉给这几个钱吧,是国家给力,但不够他老俩口的花销是真的,我爸有的时候说,哎呀别活了,活着给儿女填累赘,你看看我也不跟那个帮儿女,还给儿女填累赘。我说爸你为国家做贡献,孩子不都是你抚养大的吗,你不管咋的,有好的你就多吃点,没有好的你就吃点孬的哈,咱有命活着就行呗,像你这么大岁活着我们也感到是福气,”


图片


【主持人】老兵的讲述断断续续,他说,一门大炮有12个人,一旦被敌机的炸弹命中,就全部炸飞了。他说的解放军牺牲的场面还是靠儿女们的回忆,他自己已经无法述说了。采访结束时,老人希望我们能把他家困难的事迹情况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为此,我们从他的租赁房出来后,就直接去了退役军人事务局,恰好遇到了陈副局长,他说这是优抚对象好办,通过乡民政把情况上报,我们会救济他的。看来,这些老兵的家属们都反映说,成立军人事务局后,老兵的待遇明显好了。也确实是更加专业、及时到位了。住院老兵早日解决难题,过一个快乐的新春佳节。


免责声明:以上整理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我们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

  • 资讯
  • 最新问题
已经到底啦!
预约配音服务 关闭
预约成功后,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电话通畅
预约成功
您已预约成功,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 请保持电话通畅
配音客服微信二维码

关注【客服微信】

抢先听最新案例,新客礼包等你拿!

提交
复制成功 微信号:18996381623 添加微信好友, 详细了解! 打开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