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详情
导航

电视片解说词脚本《滦河寻源》

文化纪录片 273 45

电视片解说词《滦河寻源》
电视片解说词《滦河寻源》

水是生命之源,

河流是人类的母亲。


一条大河的历史,往往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无论你出生在何处,生长在何方,当你追根溯源,寻觅自己祖先的生存之地时,你总会发现:河流是你真正的根。

尼罗河哺育了埃及人,因其古老;幼发拉底河滋养了巴比伦人,因其高远;恒河灌涤了印度人,因其圣洁;长江、黄河成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乃是因其伟大。

那么,滦河,又是怎样的一条河流呢?


滦河,一条不长的河流,一条在传说中没有成为江的河流。

这个传说在滦河两岸广为流传,妇孺皆知。

相传远古时期,东海龙王召集陆上河流入海,举行“封江”大典。东海龙王称:凡是能够拥有百条支流的大河,均可封号为“江”。滦河本有百条支流,但在东行入海的过程中,有一条支流思乡心切,竟然掉转回头,离开滦河,向西还乡流去,致使滦河终于没能成为“滦江”。

滦河的源头有一个神秘而引人遐思的名字——闪电河。仅从这个名字我们就完全可以想像,滦河的源头一定是密集如羽、状如闪电。事实上,不仅源头如此,滦河的中游、下游亦是汇集了许多支流。滦河虽然只有877公里长,但她却拥有大小500多条支流,其中长于20公里的就有33条。小滦河、兴洲河、伊逊河、武烈河、老牛河、郁河、瀑河、潵河及青龙河,流域面积均在1000平方公里以上,成为滦河流域最为有名的九大支流。

许许多多的支流,如同一条条蓝脉,从四面八方啸聚而来,集纳成一条河的中枢,维系着一条河的生命。


吸纳,释放。不断的吸纳,不断的释放。

这,就是滦河的性格。


走近滦河,打捞历史。

收获的沉甸,足以令人对这条河流心生崇敬。


穿行于茫茫太空的一颗地球物理探测卫星,在20世纪70年代的一天,突然发现:在中国大陆的燕山山脉,存在着一条构造十分奇异的岩石带。

卫星测定,这一岩石带位于滦河流域的河北省迁西县太平寨镇。

这个信息被通知到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迅即来到太平寨镇,采集了部分岩样带回,进行岩石年龄测定和岩石学研究。他们从铷-87和锶-87的含量中测出,太平寨岩石形成于早太古纪,已经有36亿7千万年,堪称古岩瑰宝。

1978年5月,联合国地质科研组织年代分析协会主席康斯普顿委托他的秘书皮金先生赶赴太平寨,对这里的发现进行科学考察,考察结果证实了我国科学家的测定。

太平寨发现了太古岩!

接着,1992年的春天,在绵绵细雨中,美国生态学家福曼来到承德避暑山庄游览,当他走到热河泉边时,意外地发现:在一块冰纹石路面上,有个十分清晰的三趾状足迹。经过仔细辨认,这位学者认定是恐龙足迹化石。回到北京后,福曼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取得联系,研究所立即派出两位专家赶赴承德,在热河泉边,他们又发现了10多块恐龙足迹化石。

一年之后,也就是1993年的春天,滦平县的一位税务干部在县内平坊乡的一处岩石上,再次发现了许多三趾状印痕。在认真考察之后,专家确认这些三趾状印痕和避暑山庄内的三趾状足迹一样,同为恐龙足迹化石,属早白垩纪,距今约1亿3千万年。

1993年5月30日,新华社播发消息,称:“如此众多、保存完好,且至少有两种恐龙足迹在范围不大的裸露岩层上,在我国是不多见的,在华北地区早白垩纪地层中亦属首例。”

太平寨古岩的发现,恐龙足迹化石的发现,明确地告诉我们:滦河是古老的,滦河是神秘的,滦河又是美丽的。

古岩就像一位尊者,吐纳天地之正气,采集日月之精华,挽住奔流东去的滦河水,与之相依、相恋、相生,共同孕育滦河的子孙,共同创造滦河的文明。

从承德顺滦河东行,二三百里之遥,就是迁安市的爪村。爪村人永远也忘不了1958年的早春二月。在这个月份里,他们竟然和4万5千年前的祖先不期而遇。

中国科学院的考古工作者在爪村发掘出了包括象牙在内的哺乳动物化石和十多件古人类使用过的石器、骨器。在随后的发掘中,还发现了骨锥、骨针、以及大量的刮削器、砍砸器、尖状器和石球。

2000年7月11日,当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贾兰坡先生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这位93岁的科学家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感慨地说:爪村遗址简直就是滦河流域古人类的石器制造厂。

当山顶洞人在北京周口店龙骨山的山顶洞穴里燃起篝火、砍砸石器时,位于滦河中游的承德四方洞里,一群原始人类也正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1988年6月,考古工作者在四方洞发现了石器、骨器及动物骨骼化石和一处灰烬。

爪村遗址的发掘,四方洞的发现,为我们展现出一幅“河之源”的壮美画面:远古的滦河雨量充沛,水量充足,气候温和,森林遍野,野生动物在河边出没,原始人群在山上穴居……

这样的场景一直持续了3万多年。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滦河流域的古人类不断进化、发展,到了7千年前,他们已经创造出辉煌灿烂、独具特色的滦河流域原始文明。

在滦河流域发现的原始文明遗迹中,有很多是交叉存在、并行发展的。这使得我们探寻“河之源”的镜头不得不在滦河上不停地推拉摇移。

由爪村回过头来,逆滦河西上百余里,是迁西县的西寨村。在西寨,有一处面积约1万2千平方米的新石器时代古文化遗址。这个遗址的发掘,曾经在考古界引起过巨大的震动,这从当年的一则新华社专稿中就可以看出。这则专稿的题目是《滦河流域也是我国古代文明的摇篮》。文章说,考古工作者在河北省迁西县西寨村发现一处新石器时代的祭祀遗址,挖掘出大批保存较为完好的文物,有关部门称这是滦河流域考古史上最重要的发现。


迁西县西寨村位于河北省东部、燕山南麓、滦河中游。遗址位于滦河古道旁边,距现滦河水面600米。

过去,在黄河流域、辽河流域都发现过新石器时代的祭祀遗址,但在滦河流域却是第一次发现。它有力地证明:人类早在6000年前已经在滦河流域生存繁衍。滦河流域是我国古代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这次发现为了解6000多年前人类的生活、生产情况,提供了重要证据。从考古学的角度看,西寨遗址的发现,还对研究黄河、滦河、辽河流域文化间的关系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滦河,又一次引起了世人的关注。人们没有想到,我国“古代文明的发祥”会在这里找到有力的注解。

然而,滦河的发现还远不止这些。


在滦河两岸,有一个奇特的现象,那就是许多城镇和村庄都是用“滦河”的“滦”字做为姓氏来命名的。像:滦州、滦阳、滦南、滦平……这些名称凝聚着滦河的子孙对母亲河的崇敬和热爱。

在滦平县一座极其简陋的博物馆内,却珍藏着与这个博物馆的外表极不相称的国宝。这就是迄今华夏境内发现的最为古老的女性裸体石雕像。考古工作者称其为“史前维纳斯”。

“维纳斯”在西方神话中是爱与美的女神。目前人类发现的最早的“维纳斯”诞生于旧石器时代,距今约3万年。这一时期的“维纳斯”大多是一些精致小巧的雕像,像奥地利出土的《维伦堡的维纳斯》、法国出土的《罗赛尔的维纳斯》和《勒兹匹堡的维纳斯》、捷克出土的《多尼维斯托尼斯的维纳斯》以及意大利出土的《古里马尔蒂的维纳斯》等等。这些数万年前的“维纳斯”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丰乳肥臀,腹如陶罐。这个共同的特征又表现出一个特别的主题:强烈的女性崇拜,强烈的生殖崇拜。和西方开放的意识形态相比,中国人在西方人的眼里总是显得有些拘谨和保守。当裸体的维伦堡的“维纳斯”骄傲地用双手轻抚硕大乳房的时候,当勒兹匹堡的“维纳斯”向人们性感地展示她那无与伦比的饱满肥润、状如圆球的臀部的时候,中国,却没有一位“维纳斯”出现在人们面前。

西方的女神常常象征着生殖和性欲,象征着爱与美。但是,中国的女神却往往承担着比男人还要沉重的负载。女娲,这位中国最伟大的女神,在神话传说中,她抟黄土作人,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其功绩完全不亚于盘古的开天辟地。即便是对女性的生殖崇拜,也带有极端的“神”化色彩:商的始祖契,是因为契的母亲简狄吞食了玄鸟的卵而受孕;周的始祖弃,则源于弃的母亲姜原踩在巨人的脚印上身动而有孕。这种“神”化使得中国的生殖崇拜更多的给人以“空灵”而非“具像”。

东西方的差异使西方某些考古学家和艺术家断言:在中国,不会发现“维纳斯”。

有着数千年文明史的中华古国啊,难道就真的没有我们自己的“维纳斯”吗?


历史的谜底终于在滦河上游被揭开。

1983年,已经沉睡了6千多年的华夏“维纳斯”们终于苏醒了。

滦河吹来的长风掀开了罩在她们身上的轻纱,八位美人携手揽腕,从滦河上游的滦平县后台子村向我们款款走来。

这是8件保存基本完整的石雕像,高度分别在34厘米和5厘米之间,均用辉长岩和辉绿岩雕刻而成。除一件雕像为猴首人身人兽合一外,其它7件均是裸体孕妇形像。这些雕像乳房丰满,腹部隆起,臀部浑圆,女性孕育特征极为突出。那种大胆的造型,那种充满生命力的表现,绝不逊色于奥地利、法国、捷克的“维纳斯”们。面对这些具有历史和艺术双重价值的女性石雕像,我们可以十分真切地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浓烈的生殖崇拜气息。

马克思曾经说过:女神的地位乃是关于妇女以前更自由和更有势力的地位的回忆。滦平的史前“维纳斯”已经带我们走进滦河流域母系氏族社会,去一探北方部落原始人类的起源。

滦河流域的考古发现是异常丰富的,异常丰富的考古发现为人们构架出滦河流域辉煌灿烂的远古文明。而辉煌灿烂的远古文明又传递给人们这样一个信息:滦河流域的古人类是特别富有创造性的。

创造,贯穿于滦河远古文明的全部。

在爪村遗址出土的骨器中,有这样一枚骨针:8厘米长,针头尖锐,针孔呈圆形,针身上刻画着30多道短斜线纹。

4万5千年前的古人类已经懂得制造和使用骨针,骨针在他们的手中成为生产、生活的工具。

这枚骨针为我们挑开了滦河流域远古文明的暗结。

采访中,迁西县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西寨的考古发现中。有两件物品弥足珍贵:一是双人面石雕像,一是太阳纹刻石。

双人面石雕像为砂粒岩石料,古人运用圆雕手法,将一对头像雕刻在同一石料平面上,眉、眼、鼻、口俱全,比例适度。

太阳纹刻石为细砂岩质地,长15厘米,一端宽4.5厘米,另一端宽8厘米。在刻石的平面上,左右两端刻有两个半圆形太阳,一个较大,一个较小,均有光芒放射状条纹,两个太阳之间还有一条弧线相连,弧线下刻有河水波纹。刻石的背面刻有相同图案。从图案上细细审视,可以看出:刻石所要表现的主题是日升日落。特别是两个太阳之间的弧线,明确表示了太阳每天的运行轨迹。

这块刻石又向人们透露出西寨原始人类的崇拜对象:太阳神。

现在,让我们回过头来,再次把目光凝聚到滦平出土的史前“维纳斯”。

滦平的史前“维纳斯”和西欧、东欧等地出土的史前“维纳斯”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体积较小。滦平的“维纳斯”最高的是34厘米,而奥地利维伦堡的“维纳斯”只有11厘米高。最初,人们曾惊讶于这些史前“维纳斯”和后来法国巴黎卢浮宫里的“断臂维纳斯”阿芙罗狄德相比,为何这样小巧?史学家告诉我们:在史前时代,人类的思维是比较简单的,人类对自身和自然界的许多变化既感神奇又觉虚幻,特别是对女性神秘的生殖能力。神奇和虚幻潜移默化出原始宗教崇拜意识。于是,他们把怀孕的女人雕刻成石像,施以咒术,或供奉于山洞,或携带于身上,从而成为古人们的“平安神”和“护身符”。

如果说3万年前的欧洲的“维纳斯”们在外形上还略显臃肿和粗糙的话,那么6千年前的滦平的“维纳斯”们却已显示出原始人类高超的雕刻艺术。从神态上看,滦平的“维纳斯”具备了东方女性的特点。即便是怀孕后的她们,依然身形苗条,轻巧倩丽。让人最感新奇的是,在滦平“维纳斯”们的脑后,都梳着一条粗黑、细致的发辫。

滦河流域的原始人类不仅娴于创造,而且富于灵性。


滦河流域的原始人类是杰出的,而孕育、滋养原始人类的滦河则更显伟大。

那么,这样一条伟大的河流从何而来?她的源头又在哪里呢?

300年前的一位皇帝面对滦河曾经发出过同样的疑问。当他和他的祖父在滦河岸边倾力构筑皇家山庄的时候,也在竭力寻找这条大河的源头。

这位皇帝就是乾隆。

据史料记载,乾隆曾经两次派人考察滦河源头。在乾隆之前,北魏郦道元、唐代欧阳修均曾对滦河源于何处做过论证。滦河古称“濡水”,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说:“濡水出御夷镇东南,其水二源双引,夹山西北流”。欧阳修则持濡水“出炭山东北”之说。虽然二人说法不一,但毕竟对滦河的发源地进行了论证。在古人已有定论的情况下,是什么力量在吸引着乾隆?

在两次考察之后,乾隆为后人留下了《乾隆御制滦河考》。虽然乾隆的祖父康熙曾经两次派出官员考察长江源头,但两次考察均无功而返。这就使滦河成为中华大地上唯一一条经皇帝考证源头的河流。

300年后的1983年,生活在滦河上游的一位名叫赵介民的普通文史工作者又一次踏上探寻滦河源头的路程。在《乾隆御制滦河考》的基础上,赵介民提出了一个新观点:滦河正源位于河北省丰宁满族自治县大滩镇孤石村东南部海拔2260米的小梁山南坡上。

中国人有着寻根问祖的传统,中国人对于自己的祖籍有着与生俱来的依恋,这种依恋融于血缘、融于亲情、融于山石草木。山西洪洞县那棵大槐树被千百万移民视为“祖槐”,同样,滦河也被她的子孙们奉为“母亲河”而顶礼膜拜。


河流常常更为深刻地融入了人类的思源之情。

直到今天,生活在滦河源头的蒙古族牧民们在潜意识里仍然把滦河视为“圣河”,一些老人依旧保留着不赤足踏入滦河,不在岸边洗手的习惯。


崇敬河流,就是崇敬祖先!

热爱河流,就是热爱家园!



免责声明:以上整理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我们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

  • 资讯
  • 最新问题
已经到底啦!
预约配音服务 关闭
预约成功后,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电话通畅
预约成功
您已预约成功,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 请保持电话通畅
配音客服微信二维码

关注【客服微信】

抢先听最新案例,新客礼包等你拿!

提交
复制成功 微信号:18996381623 添加微信好友, 详细了解! 打开微信